云の彼端

正走在不断学习的苍茫大路上。想变强,强到无所畏惧。

[遥3同人]「纪伊凑的逆袭」ヒノエ中心

=w=俺第一次这么快平坑,三天码了1万5千字,果然是满满的爱口牙T v T,虽然大半年没写文了手生的很……
这篇文的契机是——莲想美救英雄=w=,所以俺就写了有生以来(抽)的第一篇同人文。
请无视地理上的BUG俺是地理盲……(被抽)

===========

「纪伊凑的逆袭」

by 樱庭若雪

一.

“跑到哪去了……这孩子真是的,早知道就不带她出来了。”
莲姬停下脚稍作休息,仍不忘四下张望。
这是一条两侧都是民居的普通街道,当下鲜少行人,甚为冷清,孤身一人的年轻女子在此显得十分扎眼,尤其是她身上还穿着质地上等的衣物。
“这下麻烦了,连个问的人都找不到呢……”
“小姐,你在找人?要帮忙么?”前方街角闪出一名陌生男人,不怀好意地向她笑着。
“不必。”莲姬后退一步,冷冷回绝。依经验判断,这种情况下出现的绝不是要帮忙的好心人。
“别这么冷淡嘛,有什么想问的可以找大爷我啊。”果不其然,他笑嘻嘻地逼近,撩起她的发丝,“本大爷从来都是乐于帮助年轻小姐的。”
类似的台词,从自家那只口中说出来就动听多了……
莲姬摇摇头,笑自己脑中居然出现了奇怪的感慨。她拍开那只不安分的手,转身决定不予理会。
“本大爷在跟你说话,没听到么。”男人竟然用手搭住她的肩,企图将她的身体强扳回去。
莲姬正在考虑要不要动手给他点教训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。
“喂,臭男人,放开你那肮脏的手,不仅弄污了花儿一样的公主殿下,连空气都变臭了。”
“你说什么?!”男人愤怒地挥舞着拳头,莲姬也因此摆脱了他的纠缠,“什么人,快给本大爷滚出来。”
“要滚的是你才对,碍眼的家伙。”阴影出走出一头耀眼红发的俊朗青年,“不然我就把你直接丢到熊野川里去喂鱼。”
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,说话时,带着慵懒的语气和态度,红色瞳孔中散发的锐气却令男人的气势软下来,留下一句明显没有实际意义的叫嚣,便转身落荒而逃。
“可,可恶。等着瞧。”
“光说不练的杂碎。”青年不屑地耸肩,继而低下头,语气是同刚才大不相同的柔和,“出来吧,小淘气。”
由他腿侧探出一个小脑袋,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,一双红色大眼睛滴溜溜地盯着这边,看到莲姬,趴嗒趴嗒跑过去,扑进她怀里。
“妈妈,刚才好可怕哦。”
五、六岁的女童将头整个埋到母亲怀中撒娇,边蹭边偷偷观察她的表情。
“我才不信你会害怕,”莲姬俯下身,抚着女童的头,虽然口中是责怪的话,嘴角却是温柔的笑意,“不然就不会乱跑了,回去要罚你不许出门。”
小女孩抬起头,故作委屈地用手指向青年的方向。
“我看到爸爸,就去找爸爸了,是爸爸的错,不是樱姬的错,爸爸还说让妈妈多少一下没关系。”
“喂喂……不要这么快就出卖我嘛……”
“ヒノエ……”莲姬一字一顿,“你都看到我在找了吧……还躲在那里……”
成功转移了怒火对象的小女孩向爸爸吐了吐舌头,摆了个胜利的手势。
“这个,是这样子的……啊,可恶的家伙,居然敢对我的公主动手,不过那家伙的眼光还不错嘛……”
“别转移话题!”


一小时后,一家人终于顺利踏上归途。
“怎么不带人就自己出来了,还带着小拖油瓶。”ヒノエ爱抚地捏了捏 “小拖油瓶”红润的脸蛋,小女孩缩在父亲胸前睡得正熟,小手时不时乱挥两下:“不是樱姬的错,是爸爸的错。”
“还不是你又神出鬼没的几日未归,小家伙吵着想爸爸,我算着你之前说的,今天差不多该到附近了。”莲姬伸手帮他整理好被女儿抓乱的衣领,满面柔情。
“其实还应该多留两日的……但是怕你担心……”
察觉到ヒノエ语气中的犹豫,莲姬担忧地问:“怎么,还是关于上次‘乌鸦’的情报?”
“嗯……我去确认了下,有点奇怪呢……”
“难道弁庆先生就是因为这个才回熊野的……”莲姬若有所思。
“什么?那个弁庆回来了?”ヒノエ大吃一惊。
“刚刚才到,所以我才出来找你……”


二.

“哦呀哦呀,见到久别的叔叔,不应该露出那种表情吧,ヒノエ。”
眼前确实是弁庆那张总是带着笑的脸,ヒノエ盘腿坐下,皱起眉,不冷不淡的回道:
“不告而别的男人还回熊野做什么。”
弁庆一时语塞,樱姬在这时候跑过来,钻进ヒノエ怀里,“爸爸,快把我藏起来,让敦盛叔叔找不到。”
弁庆借机接道:“老人家总会有想听到直率的侄子叫一声‘叔叔’的时候嘛。”
“鬼才信你。”虽然这么说,ヒノエ的脸色却是有所缓和。
“弁庆殿下,您回来了……”
敦盛寻樱姬到此,见到弁庆,礼仪周正地正坐,同他寒暄。
“敦盛还是老样子呢。”弁庆笑着回应。
“怨灵是不会继续成长的……”敦盛偏过头,单手扶肩,轻声说。
“身高不随着年龄增长的例子也不是没有,是吧,ヒノエ。”
“不,不是那个层面的意思……”敦盛慌忙辩解,ヒノエ用手撑着下巴,别过脸,一副“懒得理你”的表情。
樱姬好奇地探出头,看着眼前虽然没见过面,但是好像跟爸爸很熟的叔叔。她扯扯ヒノエ的衣角,稚声稚气地问:“爸爸,这位叔叔是谁,樱姬怎么没见过。”
“这位不是叔叔。”ヒノエ抱起女儿,帮她把一缕跑散的发丝别到耳后,“是弁庆爷爷。”
“爷爷……?”小女孩不解的歪头,“可是他跟爷爷差好多。”
樱姬口中的“爷爷”自然就是ヒノエ的父亲,前任熊野别当藤原湛快。
“爷爷……”不仅弁庆对于这个称呼一时反应不过来,连敦盛都愣住了。
“他是爷爷的弟弟,自然也是爷爷咯。”ヒノエ一脸认真地向女儿解释,“樱姬乖,好好向弁庆爷爷打招呼,爸爸下次出门带你一起。”
小女孩眼珠一转,很快算清了利弊,她乖巧地扑向弁庆,朗声道:“弁庆爷爷好,樱姬很乖很听话哟。”
“哦呀,真是可爱的小公主,”弁庆对于“爷爷”这个称呼有一瞬的不适,但是很快笑着说,“虽然眼睛像ヒノエ有点可惜,头发却是跟莲姬小姐一样优雅的黑色呢,长大以后一定会成为不输给妈妈的美丽女性。”
“弁庆爷爷也认识妈妈么?”
“认识哟。樱姬知道么,当年你爸爸为了引起你妈妈的注意,可是在六波罗苦守了……”
“喂喂,那种事情绝对不可以说出来。”ヒノエ慌张地打断他。
“哦呀哦呀,我这个做爷爷的,不是有义务让樱姬知道她得以出生的真相么。”
“好了好了,樱姬过来妈妈这里,”莲姬走进房间,放下茶盘,“不要再缠着弁庆……爷爷了。”
说完忍不住掩嘴偷笑。
“哦呀,连莲姬小姐都这么说,看来我真的是老了。”
“你要是真觉得自己老了,就快给樱姬找个奶奶,安定下来吧。”ヒノエ仍然嘴不饶人。
“你们两个还是老样子。”敦盛早已见怪不怪,平静地开始喝茶。
“弁庆先生,真的好久不见了,您平安真是太好了。”莲姬将女儿揽在身侧,笑着转移话题。
“是啊,六年了……熊野还是这么平静啊。”弁庆望向庭院,语气中颇有感慨之意。

当坛之浦决战以源氏大获全胜告终,平家败局已定,一直固守镰仓的源赖朝便开始大力打击逆己势力,对所有与平家有关的人赶尽杀绝,更一口咬定九郎有叛逆之心,下令讨伐,景时从中多方周旋也无济于事,收到消息的弁庆匆忙连夜离开熊野,连ヒノエ和莲姬的婚礼都未能参加,ヒノエ对此一直耿耿于怀。幸而有利兹老师与景时暗中相助,九郎诈死,随老师云游四方,弁庆亦隐姓埋名,音信全无,直至今日突然出现。
莲姬常想,看似唾手可得的和平旋而即逝,大家的奋战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“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熊野的男人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吧。”
ヒノエ看来仍然心情不佳,敦盛悠闲地喝了一口茶,不咸不淡地说。
“你就不能更坦率的表达欣喜之情么,ヒノエ。”
“就是,明明每天都担心的要死。”莲姬掩口笑着帮腔。
“哦呀,是这样么,叔叔真是高兴呢。”
“……”ヒノエ一时找不出反驳的话来,只得故作镇定的转移话题,“我说,你不是单纯回来叙旧的吧,有什么事就快说。”
“哦呀,不要这么心急嘛。” 弁庆不慌不忙地说,“我前段时间在纪伊凑做药师,感觉那边的动静不寻常呢。”
“你这家伙,不是故意跑去的吧。”ヒノエ不信任地瞥着他,偏偏出现在发生骚动的地点,未免太凑巧了。
“哦呀,怎么会。”
虽然很想继续追问下去,但是对方一定不会回答,所以ヒノエ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“我这次就是去确认那边的情况,可是港口被严密封锁了,无法轻易接近。不尽早确认的话……”
纪伊凑是阿波水军的驻地,而阿波水军曾经是平家的主力水军,如若说他们在赖朝的打压下有什么不满,进而起兵,也不奇怪。一旦如此,赖朝定会令熊野迎击。但是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想,没有足够的情报,熊野无法有任何行动,因此ヒノエ才会亲自去查看情况。不想让熊野的百姓卷入战火,所以最好能在事情演变到那个程度之前加以防范。他的这份心情,即使不说出来,在场的每一个人也都能够理解。
“总之我想再去一次,不亲眼确认总是不放心。”
ヒノエ短暂地陷入沉思后,当机立断作出决定。他的这份果敢与判断力,与他想要守护熊野的心情一样,都是能够得到水军众誓死追随追随的原因,也是能够令莲姬安心的存在。
“我和你一起去,那边的情况我比较熟悉。”
“留在家里好好陪我老爸,他才是最担心你的。”
虽然弁庆好心地提出建议,但是ヒノエ一口回绝了,他扔下这句话,便起身大步离开。在莲姬看来,这说不定是他害羞的表现,因为不经意流露了自己的担心之情而感到害羞。
“哦呀哦呀,被侄子说教了呢……”弁庆用手抵着额头,脸上的笑意更浓,“长成好男人了呐,ヒノエ。”


三.

当夜,夫妻俩自是一番依依惜别。莲姬含情脉脉地依偎在ヒノエ怀中,话语间是掩不住的担忧,ヒノエ则回以坚实的拥抱使她安心。
“真的要一个人去么,我总有不好的预感。”
“放心吧,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么。”
“就算不让弁庆先生同行,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去的。”
“让公主涉险,可不是我的作风呢。”
“敦盛也可以……”
“樱姬离不开他啊,每天都缠着敦盛叔叔,一日见不到都会闹呢。”
“噗……那孩子只是觉得欺负老实的敦盛很好玩吧。”
“可是当事人不也乐在其中么。”
“那……”
“别多想了,我的公主,这时候,应该用微笑向我送行吧。”
明白他心意已决,莲姬知道自己再怎么劝也是无济于事。不想把关心的人卷入到危险中,所有的问题都尽量凭一己之力解决,自己的丈夫就是那样的男人。担负起守护熊野的责任,也下决心守
护身边的每一个人,将重担独自压在身上,那样的ヒノエ,令她心痛不已。况且,正是怕她担心,ヒノエ才停止了第一轮侦察,按原计划的时间返回,她实在无法再说出阻拦的话。
但是一定有什么方式,是她能够帮得到他的。
莲姬犹豫了一下,开口道。
“我的侍女侍香,你还记得吧,就是很害羞的那个。”
ヒノエ对于突然转变的话题摸不到头脑,只能点点头,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“其实她长兄家就住在纪伊凑附近,前几日正巧提到长兄病重,想告假归乡,我想不如让她与你一同走,女孩子一个人毕竟不安全,现在那边又不太平,她对当地情况也比较了解,对你也是帮助。到了纪伊凑她就回长兄家,不会妨碍到你……怎么样?”
一口气说完早已盘旋在心中的计划,莲姬忐忑不安地抬头观察他的表情。与当地人一起进入村子的话,应该比较不会被怀疑,有女子同行,他也会注意不让自己陷入危险的状况。体会到妻子这份温柔的心意,ヒノエ觉得胸口涌上阵阵暖意。
“还是你想的周到。”
“这么说……你是同意咯?”
ヒノエ撩起她一缕长发在唇边轻吻:“公主殿下的请求,我什么时候拒绝过。”

同一时间,在某处的房间内,一个男人正就着烛光查看地图,他身着华丽的大铠与头盔,俨然一副统帅打扮。熊野地形图正中,赫然是以本宫大社为中心的五芒星图案,其中的三个角均用红笔打了叉。
“大人,探子回报。”
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,男人并未回头,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开口。
“如何?”
“熊野别当明日即将从本宫启程。”
“‘楔’可就位?”
“是。”
“结界的情况如何?”
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。”
“很好。下去吧。告诉探子们继续监视。”
“是。”
黑影悄然与夜色融为一体,房间内只剩下男人仍然在查看那张地图,烛光映射下,他惨白的脸上露出阴森的笑容。
“瓮已就绪,只待君入。”
不知何时,五芒星的第四个点也被打上重重的红叉。


四.

“休息一下吧,”ヒノエ辨认了一下山路的方向,对跟在身后的女孩说,“再有半日路程,我们就该到了。”
“嗯。”女孩埋头低声应和,手中死死抓住随身带的包袱。
作为莲姬的侍女之一,侍香是最羞涩,也是最少言的一个,她这种沉静娴雅的个性深得莲姬的喜爱,甚至把她当作半个妹妹来看待,也因此会考虑到她一路的安全。一路上,本就不多话的女孩更是一言不发,一直低着头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ヒノエ当她是担心兄长的病情,少不得好言安慰。
“你这次归乡不用急着回来,好好照顾病人要紧,也多跟家人团聚几天。”
柔声细语的话语并未起到应有的效果,女孩看起来反倒更拘束了,她战战兢兢地抬起头,眼中似有泪光闪动。
“湛增大人……我……”
“嘘……”ヒノエ神情戒备地抄起武器,顺势将她挡在身后,“有人来了。”
少女抱紧自己的身体,蹲下身不住发抖。
“哪路下三流的山贼,快滚出来。”
“不亏是熊野的头领,感觉蛮敏锐的嘛。”树丛里陆续走出几个男人,个个全副武装,为首的是一个面目狰狞的独眼男人。
“哦?看来是冲着我来的。从走上纪伊路就跟在后面了吧,臭男人们的臭味,老远就闻得到。”
“可恶,光会动嘴的小子。”
“是不是光会动嘴,就让你们的身体来感受吧。”
话音未落,ヒノエ弹出拳刺的刀刃,向着最近的一个敌人发起了攻击,随着一记漂亮的转身,男人应声而倒。更多的敌人围攻上来,ヒノエ游刃有余地游走于他们攻击的间隙,倒下的人越来越多,哀号声四起。
“唔——这家伙实在是太强了。”
“看来你们才是光会动嘴的家伙。竟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,这份罪孽,已经有觉悟用命来偿还了吧。”
“站在原地不许动,不然这女人就没命了!”独眼男人不知何时挟持了还在发抖的侍女,刀刃抵在她颈上,女孩吓得面无血色,手中的包袱也落在了地上。

“湛增大人!啊——”
独眼男人狞笑着,刀尖用力,女孩白嫩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印。
“看来熊野的头领只是一个见死不救的小人。”
“切,下三流的家伙只想得出这种下三流的办法。”ヒノエ撇撇嘴,却不敢轻举妄动,“也罢,看你们能耍出什么花样。”
“这就对了……把武器扔掉,然后退后”
ヒノエ随手将武器抛到地上,缓缓退后三步,眼角的余光瞥着周围的动静。有两个男人从身后迅速接近,想要扭住他,一个被ヒノエ摔了个狗啃泥,另一个被踹飞撞到树上。
“你不想要这个女人活了么,不许动。”独眼男人大喝,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一分,女孩发出了呜咽声。
“谁让你们太弱了。“ヒノエ不屑地耸肩,却也只能照做。
如此一来,ヒノエ便完全变成了被动挨打的沙袋,先是胃部被狠狠踢了一脚,他不禁弓起身后退了一步。
“小子,看你还耍不耍嘴皮子。”
男人们叫嚣着,更多的打击从他身侧和身后袭来,疼痛接连不断的刺激着神经。
“哦?”ヒノエ摇晃着稳住身形,嘴角竟带着笑。“只有这种程度而已么。”
“看你能嘴硬到几时。”
后颈吃了重重一记手刀,视野渐渐模糊起来。
“把这两个人一起带回去。”
ヒノエ只听到这句话,就一头栽到地上。


五.

古雅的日式庭院中一片宁静祥和。
此时正是人倦马乏的午后时分,寂静的院落中只听得到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,淙淙的流水声,以及竹管有节奏敲击鹅卵石的声音。
莲姬倚坐在门边想着心事,白龙剑正横躺在她膝上。
曾经随她一同斩杀怨灵、征战平氏的白龙剑,在白龙回归神位之后便失去了昔日的光芒,看起来同平常的佩剑并无二致,青白的剑身平静安和的沉睡着,等待着下一次能够唤醒它的力量。
虽然大家都说,白龙剑现在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剑,锋利程度甚至还要在它们之下,但是莲姬总觉得能够感受到它的生命,每当轻轻拂过剑身,就能感觉到它微微的震动,那种波动,透过手指传达给她,有令她安心的力量,就像白龙还在她身边一样。
说不定这是白龙留给她的礼物,莲姬时常这样认为。
今天的波动似乎比平日都要剧烈,白龙剑在她的抚摸下不安的颤动着,剑身传来的冰冷触感一丝一丝渗透她的肌肤。
是自己混乱的情绪对它产生了影响么……抑或是白龙向她发出的警告呢……
莲姬出神地这样想着,连小女儿从背后偷偷接近都毫无觉察。
被包裹在精致和服中、有着洋娃娃一样可爱脸庞的女童,此刻正将不方便活动的衣襟在腰间打了对结,蹑手蹑脚地靠近母亲。
她突然从身后整个抱住莲姬,小脑袋还不安分地蹭来蹭去。
“妈妈,猜猜我是谁。”
若是平时,莲姬一定会装作猜不出的样子想上半天,再故意恍然大悟地“啊,知道了,是妈妈的小樱姬”,引得小女孩咯咯笑个不停。
然而今天她却实在没有这个心情。
“妈妈不开心了么。”很快察觉到妈妈与平时不同,樱姬扬起小脸,伸手摸了摸她的嘴角,觉得那里的弧度比平时小好多,“那樱姬来给妈妈吟诗吧。”
不待莲姬回答,小女孩就跳到她面前,歪头想了一会,煞有介事地背起手,朗朗背道。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而你,就是我所求的那一个。”
最后一句明显不是诗本身的内容,而是某人常常挂在嘴边的话,他一定想不到,这句会被并不懂的诗句本身意思的小女儿当作诗的一部分,一并背了下来。
想到这一点,莲姬忍不住笑了,同时,对ヒノエ的担心之情也增加了几分。
“哦呀哦呀,原来小公主在这里呢。”弁庆笑吟吟地登场,“敦盛叔叔说找到了一个让你绝对找不到的藏身之地哦。”
“哎?我,我么?”显然并没有准备的当事人正是跟在弁庆身后的敦盛。
“真的么真的么?”小女孩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,蹦跳着挥舞双手,“敦盛叔叔快藏起来,樱姬一定找得到。”
“不要让小公主失望哦,敦盛。”
“哎?我,我一定尽力。”
即使事先完全未被告之,也会尽力去做到,是该说敦盛太老实了呢,还是弁庆的拜托实在难以拒绝呢。
看到眼前的日常景象,莲姬觉得心情纾解了许多。
“是在想着ヒノエ的事情吧,莲姬小姐。”待樱姬寻着敦盛离去,房间内只剩下两人独处的时候,弁庆直截了当地切入话题。
“‘乌鸦’回报说,在纪伊路的后半失去了ヒノエ的联络。”莲姬如实相告。
“说不定那小子又异想天开,在实施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的计划了。”
“说不定是这样,可是我还是很担心……“
“我这个侄子,看起来好像吊儿郎当,其实比任何人都要通透。这一点,你是最清楚的吧,莲姬小姐。”
“弁庆先生会说这样的话,有点意外呢。”
“哦呀,我平时看起来是那么坏心的叔叔么。”
用“坏心”来形容,还不如说是“毒舌”要更加恰当,莲姬头脑中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。
“因为你们总是针锋相对……的缘故吧。”
“不能让那小子太得意忘形,这是我和大哥的约定啊。”
看着眼前那张貌似人畜无害的笑脸,莲姬再次感受到维系在两人之间的血缘,无论是言不由衷,还是嘴上不服输,就连说话让人摸不透真假这一点都惊人的相似,但是掩饰真心的关心着对方,这一点无疑也一样。
念及此,她向弁庆展露了一个真心的微笑。
“谢谢你,牟庆先生。”
“哦呀,我做了什么值得你感谢的事情了么。”
“在后方等待凯旋归来的丈夫好像不符合我的风格呢。”莲姬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将白龙剑紧握在手中,“不能再让他把一切都担在自己身上了。”


六.

“湛增大人……湛增大人……”
随着侍香的反复呼唤,ヒノエ睁开眼。
“太好了,湛增大人……您总算醒了。”
女孩双手紧握在胸前,已经哭得红肿的眼中再次涌出了泪花。
ヒノエ试着活动身体,发现并没有被捆绑起来,但是浑身的骨头疼得要命,腹部有火辣辣的灼热感,后颈也在隐隐作痛。
他们似乎被关入了仓库,到处都充斥着霉味与某种奇怪味道,月光从仅有的一扇小窗中映射进来,可以看到仓库内堆砌了大量木箱。
他听到女孩还在轻声抽泣。
“抱歉,因为我让你遇到了可怕的事情,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。”
“湛增大人……呜……您明明只要丢下我就可以了……”
“那样的话我就没脸回去见那家伙啦。再说,帮助女性不是男人的义务么。”ヒノエ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依旧轻快,同时摸索着木箱的边缘,“来,别哭了,帮我一起找门。”
“门的话……似乎在那边。”女孩暂时停止了哭泣,指着某个方向小声说,“他们就是从那边出去的。”
“好女孩,帮了大忙,接下来就看我的吧。”
侧耳贴在门缝处仔细聆听了一会,ヒノエ觉得事情有些蹊跷——未免安静得过分了。
“看守未免天松懈了吧,看来我被小看了呢。嘛,这个代价,我会让他们偿还的。”
他俯身在门锁上捣鼓了几分钟,门应声而开。
“您,您是怎么做到的。”侍香忘记了哭泣,惊讶的问。
“只是些小手段。”ヒノエ向她眨了眨眼,“这可是进入敌人大本营最快的方法哦。”

港口停泊了大量货船,水手们正井然有序地装箱,一切看来似乎都与正常的港口无异,只是即使作为贸易大港来说,船的数目也未免太多了。
“原来他们在打这个主意么,白日梦倒是做得不错。”
ヒノエ潜在阴影中,将一切尽收眼底。
“湛增大人,”躲在他身后的侍香轻声呼唤,“仓库那边好像有动静。”
“哦?被发现了么。正好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ヒノエ拉起侍香,轻声快步地沿着阴影撤退,女孩不习惯这种移动方式,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。
“在那边。”
声音很快引起了搜索人群的注意,一小队身着轻甲,手持武器,水军打扮的男人很快向这边聚拢。
“对不起,湛增大人……”
女孩低头道歉,ヒノエ只是朝她笑笑。
“一会儿我来吸引他们的注意,你趁机往反方向跑,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。你是本地人吧,只要跑上街道就安全了,记住了么?”
女孩并不答话,只是缩起身子抖个不停。
“不用害怕……”
ヒノエ的话未说完,水军众便围了上来,他马上转换表情,用一种好像跟老熟人轻松谈笑一般的语气打着招呼。
“哟,这不是阿波水军的头领么。在船上装那么多火药,小心引火烧身哦。”看到对方变白的脸色,他似乎更加愉快,“仓库里的火药味可是老远就闻得到。居然想到伪装成货船,你的脑子似乎变好了呢。”
“你似乎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呢,熊野别当。”对方不怒反笑,“知道了又如何,你能活着回去么。”
“哦?就凭你们几个杂碎?”ヒノエ轻蔑一笑。
水军众慢慢向他们逼近,ヒノエ压声对侍香说“就是现在,快跑”。
女孩并未动作,ヒノエ正想再次催促,却听到她夹杂着哽咽的低语。。
“对不起……湛增大人……”
未及明白这句话的含义,他就听到利刃刺入肌肤的声音,铁器冰冷的触感一寸一寸侵蚀着血肉,随着锋利的异物穿透胸口,红色液体争相涌出。然而比疼痛更令他清醒的,是震惊。
ヒノエ向前踉跄一步,难以置信地回头。
女孩抓着匕首的双手在不停颤抖,鲜红的血凝聚到刀尖,又滴落在地上,很快聚集了一小滩。
“我遵守了约定……请把我的家人……还给我……”
这句话像是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气,侍香瘫坐在地上,扔掉凶器掩面痛哭。
“怎么样,熊野别当,被信任的人从背后攻击的滋味如何。受平家之恩,却临阵倒戈,若不是熊野水军的背叛,平家怎会败北!”
原来是这样么……
不安排看守,让他看到那些火药和货船,都是计划的一部分。不,可能连最开始的挟持人质都只是一出戏,或者更早,兄长生病的消息都是假的。
他似乎看到了一张无形的网被什么人操控着,背后不禁升起一丝寒意。
幸好对方的目标是他,如果是莲姬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,ヒノエ有几分庆幸。
ヒノエ并不认为归顺源氏是上上之举,只是为了尽早结束战争,使战乱不至波及熊野,他不得不作出如此的选择,权现大神也是如此指示的。
他无法容忍,自己的选择会波及到熊野的安危,甚至波及到自己身边的人。
造成现在形势的罪魁祸首是他自己,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,侍香也不过是受害者,ヒノエ既无法对她说出苛责的话,也无法指责她背叛了莲姬与他的信任。
所以他只是柔声对她说:“别哭了,快回家去吧,你的家人在等着你了。”
女孩泪眼婆娑地抬头,无法相信还能听到如此温柔的话语。
下一刻,她抓起落在地上的匕首,迅速插入了自己的胸膛。
“请对夫人说……我对不起她……我……没脸见她……”
ヒノエ想要阻止她,力气的流失却比想象中更快,只是想向前移动一步这样的动作,就令他单膝跪地,痛苦不已。
可恶!可恶!可恶!
如果能更早发现他们的阴谋的话。
如果能更强的话。
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好,还谈什么保护熊野。
不甘心的感觉在心中逐渐扩散,但是决不能向敌人示弱,自己还有必须去做的事。
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他。
“没用的女人,根本没捅到要害。” 阿波水军的头领一脚踹在ヒノエ伤口上,他紧咬牙关,一声不吭。
对方啐了一口:“也罢,你的命留着还有用。把他带到那位大人那。”
腹部再次挨了重重一拳,ヒノエ竭力保有意识,他知道自己被人抬在肩上,带往了某个地方。

头上的发簪突然碎裂成两段,应声落地,这使得莲姬觉得非常不安。这只发簪是ヒノエ送给她的,是不是代表他发生了什么不测,莲姬不禁这样想,呼吸也急促了几分。
但是现在不是为这种捕风捉影的不安分心的时候,早在离开本宫大社时,她就坚定了这个想法。
“村人说,确实看到了有像ヒノエ与侍香的人被带往了港口方向。”敦盛打探消息归来,莲姬正穿着一身盔甲,并把另一套扔给他。
“我们去看看。”她动手把长发盘起,以便带上头盔,“穿上这个,我们混进去。”
敦盛呆呆地看着地上被打晕的两位受害者:满脸茫然:“神子,您是从哪学来的……”
莲姬顺手带上头盔,认真地想了一会。
“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。”


七.

ヒノエ手扶石壁,艰难的挪动脚步。
被扔到这个像是地下通道的地方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,虽然找看守空隙溜出来,可是道路像迷宫一样难以寻找出口。
敌人提供的食物和水是绝对不能碰的,他一直保持着水米未进的状态。为了不留下痕迹,他对胸前的刀口做了简单处理,血是暂时止住了,体温却还是一丝一丝的流失。仅仅是维持意识与保持行走状态,对他来说已经是很艰难的事情。在这冰冷黑暗的地方,每一分钟都像一年那样难熬
必须要把消息带出去,而且越快越好,但是体力也差不多到了极限。
眼前浮现出那张花朵一样的脸庞,微笑的,幸福的,担忧的……对他最重要的人的脸庞。
不回去见她也不行呐。
ヒノエ靠在石壁上,大口大口喘气。
他听到有脚步声,一小队巡逻的水军举着火把向这边靠拢。
“居然走到了这么远的地方,真是要不得的家伙。那位大人等的不耐烦了。”
能直接见到幕后人物也不错呢,从根源阻止起来说不定更快。
抱着这样的想法,ヒノエ决定束手待毙。
“被臭男人触摸可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呢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虽然很勉强,他还是踉跄地跟在水军众的后面。
“如果不快点的话,那位大人会生气吧,我们是不是还是扶着他比较好……”
一个水军小心提出建议,声音竟令ヒノエ觉得熟悉,他眼角余光一扫。
居然是……敦盛。
喂喂,那家伙怎么在这里。
“啊啊,有道理,你,去架着他,走快点别磨蹭。”
“我来吧。”另一个水军抢言道。
这次ヒノエ觉得差点晕过去了,莲姬为什么也在这里。

莲姬扶着ヒノエ,觉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他胸口用外套撕成的布条做了应急包扎,白色的布料浸染了大片血色,脸色在火把的照耀下却是苍白不堪。
不能被敌人看出破绽,所以她只是拼命忍着,做出一副执行任务的样子。

经过了最初的惊讶,ヒノエ发现自己对于能在此时此地见到莲姬这件事情,居然觉得很欣喜。明明不想让她身陷险境,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,他无法解释自己这种复杂的心情。但是确实有一股暖流,一股力量,随着与她接触的部位,慢慢扩散到四肢百骸。
ヒノエ看到莲姬眼底的泪光,不禁心疼起来,让她担心了。
居然还为了自己,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。

莲姬感到手心传来ヒノエ手指的触感,没有温度、简直像石壁一样冰冷的手指,缓缓在她手心移动,一次一次的划出相同的笔画。她意识到ヒノエ可能在向她传达什么信息,仔细辨认了几次后,莲姬发现他写的是“我爱你”。
泪水差点忍不住落下来,这种时候他还想着这个。莲姬毫不客气的在他手心划了“大笨蛋ヒノエ”,然后看到他居然笑了。
这种情况他居然还笑得出来,而且居然在她手心写了“真可爱呐,公主”。
莲姬在那一瞬间有着深深地挫败感。
不过,想哭的感觉消失了,心底涌上丝丝甜蜜。
不知不觉,又被他安慰了呢。
莲姬感觉到ヒノエ的手指又开始划字,正想着“这个不正经的家伙又要说什么”,却发现他写下的是“水军”、“出动”、“快”。
意思是如果她有机会离开这里,要尽快通知熊野水军出动么,体会到ヒノエ在“自己的危机”与“熊野的危机”之间毫不犹豫的优先选择了后者,莲姬再次觉得心痛,她倔强地写回“一起”两个字。
ヒノエ摇摇头,还想写些什么,这时候,打头的水军喊道:“前面就是了。”


八.

这里大概接近出口,潮气很重,能够闻到海水咸湿的味道,ヒノエ甚至听得到海风的呼啸与海鸟的嘶鸣。他打量四周,洞穴很宽敞,到处是人工开凿过的痕迹,每隔几步就有火把被固定在石壁上,火光摇曳,为这里增添了几分不真实的气氛。
分辨出脚下巨大繁复的图案似乎是咒符的一种,ヒノエ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突然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,同时也意识到,站在他前方、将身形隐藏在阴影中的男人在打什么主意。
“欢迎,年轻的熊野别当,绝望的滋味如何。”身着华丽大铠与头盔的男人缓缓开口,声音嘶哑难听,像指甲划在玻璃上一样给人以不舒服的感觉。
ヒノエ强站稳身体,用惯用懒散轻佻地语气予以语言上的反击。
“哦?你就是躲在幕后的胆小鬼吧,就这么怕跟我单独较量么。”

“熊野别当的嘴上功夫真是名不虚传。看来不能及时通知熊野水军迎击,对你打击不大嘛。”
ヒノエ突然被人戳到了痛处,亲眼见到敌人打的主意,预示到即将到来的危机,却无法通知给后方,这种无力感无时无刻不吞噬着他。幸好莲姬和敦盛被留在了洞穴外,虽然没时间仔细说明,但是他们应该会尽快把消息带回熊野吧,希望来得及。
想到这,他稍稍心安了一些。
“熊野水军是天下第一的水军,仅凭你们那些小伎俩是无法将其打败的。”
“无妨,只要看到你痛苦的样子就足够了。”
ヒノエ觉得阵阵凉意浮上心头,他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对他刻骨铭心的恨意。挟持侍香的家人,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体会到背叛,设计令阿波水军攻打熊野,让他发现计划,又故意让他溜走,却不让他逃脱,只不过是为了让他对自己的无力感到自责。
缜密的心理战,像蜘蛛网一样将他死死包住,每一次挣扎,都仿佛是给对方增添乐趣的余兴节目。
“嘁。恶趣味的家伙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,”对方爆发出出似乎很愉快的大笑,“但是这还不够,远远不够。作为熊野三山的别当,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。”
是的,他当然知道。脚下咒符的图案无疑就是古书中记载的结界封印,提起熊野的结界,自然就是以本宫大社为中心、自古就守护着熊野的五芒星结界,传说五个结界点都隐藏在十分隐蔽的地方,由强力的封印保护着,以保护熊野不受恶灵侵扰。
“这里,可是结界入口呢。”男人心情很好的耐心解释,“虽然其他四个封印也很难找,我足足用了六年的时间,在古籍中寻找蛛丝马迹,亲自探访,再一点一点的侵蚀它们。只有这一个是特别的,据说要熊野当家的血哦。你感觉到了么,这个山洞正在颤抖,是封印吸食了你的血,正在蠢蠢欲动啊。”
ヒノエ觉得事情正在一点点滑向自己预感的方向,凉意更甚。胸口的简单包扎早已被血液浸透,鲜红的液体沿着他的身体流到地上,浸入咒文的纹路中,所经过的地方,都发出了微微的红光。他用力按住伤口,可是血还是丝丝的渗出来。
“封印尝到了你的血,不吸干是不会罢休的。你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,不能亲眼见到熊野为你陪葬有点可惜呢。”

他说的没错,ヒノエ觉得浑身的力气都随着血液被吸走了,胸口处阵阵疼痛,每喘一口气,肺部都像刀割一样痛苦。虽然为了不向敌人示弱,他还是倔强的站着,但是也只是站着而已,仅仅是这样,也不知道还能够坚持多久。
没有什么办法了么,真的只能束手待毙了么。
他用仅剩的意识拼命思考着


九.

莲姬在敦盛的帮助下突围而入,看到ヒノエ正右手捂着胸口,脸色痛苦地站在洞穴正中,随时会倒下的样子。她冲过去扶住他,惊恐地看着红色的液体不断从他指间涌出。眼泪大颗大颗地从莲姬眼中滑落,打在ヒノエ身上。
他们互相对视了几秒,ヒノエ“为什么不回去”的责问,与莲姬“我绝不丢下你”的坚决意志在眼神交流中传达给了对方。
不仅是通知熊野及早作防范,也是为了使她远离危险,莲姬知晓ヒノエ这份心意,但是如果此时丢下他不管,她一定永远不会原谅自己。
“我的天女来迎接我了呢。”ヒノエ朝她笑笑,左手轻抚她的脸庞,莲姬的眼泪掉的更凶了。
“什么人?!快把他们拿下!”
未料及眼前的变故,男人慌张地大喊。这时敦盛举着一个火把扔出去,一闪而过的火光正巧照亮了他的脸。
“宗……盛……?”
敦盛骤然愣在原地,眼前一身上级武士装扮、脸型瘦削的男人正是入道相国清盛公的次子,内大臣小松殿的弟弟,中纳言兼右大将平宗盛。
“你还……活着……不,那副样子……你也……变成怨灵了么……”
莲姬对这个发现吃惊不已。
“平家的怨灵还有残余?”
“恩,或许……”
“敦盛!你这个叛徒!若没有你们这些叛徒,平家怎么会败!”
昔日同族的出现极大刺激了宗盛,他打断莲姬与敦盛的短暂对话,大喝一声,抽出佩刀直劈过来。
“敦盛——”
莲姬惊呼,想要过去帮忙,然而水军众们已经围攻过来,她只能提起白龙剑应敌,无暇顾它。
“神子,平家的事,请让我来了断。”
敦盛平静地举杖迎击,语气与眼神一样坚定,他早已有了这份觉悟。
莲姬点头,专心作战。借着刚才短暂分心的空挡,一个水军从侧面偷袭,她转身不及,眼看着铁器的寒光迅速接近。
“铛!”刀锋交错在一起,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,竟是ヒノエ。他握着着不知从哪摸来的武器,为莲姬挡住了这一刀。
“阻碍别人夫妻团聚可是会被马踢死的。”他的身体摇晃着,脸色与嘴唇苍白得吓人,伤口处有红色液体不断渗出,却带着那种一贯的轻松口吻与神情,“公主遇到危险的时候,我当然要及时出现啦。”
说完一脚踹开一个水军,向她眨眨眼,
几个水军喽啰显然不是并肩作战的ヒノエ与莲姬的对手,不多会就横七竖八的躺了满地。另一边,宗盛也被敦盛打的节节败退,纵然不甘心,也只剩招架之力。
敦盛挥杖横扫,抵在宗盛喉间,低声说道。
“就是现在,神子,快封印。”
莲姬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封印怨灵的能力,她试着竖起白龙剑,并念出咒语。
“应天之声,从地而鸣,龙神赐力,怨灵封印!”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宗盛发出惨叫,身影逐渐淡去,“平家的……梦之城……“
敦盛似是不忍看,偏过头去,口中喃喃低语。
“到最后还在惦记那种虚无的梦想……”
眼见无力回天,宗盛竟大笑。
“哈哈哈哈,已经迟了,阿波水军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攻击田边了。哈哈哈,你还是没赶上啊,熊野别当,总要,让你,付出……代价……”
随着这句诅咒一样的话,曾经以“平宗盛”的身份活在世上的怨灵,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“攻击?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敦盛茫然问道。
“他们将战船伪装成货船,想打我们个措手不及,船上装了大量火药,必要时还可以同归于尽。”
阿波水军与熊野水军如今的实力相差甚远,想要正面获胜几乎不可能。但是,哪怕一丝一毫也好,就算是赔上自己也要折损熊野,平宗盛采取的就是这样的战术。
ヒノエ顾不得自己不堪重负的身体,踉跄着向外跑去,莲姬与敦盛紧跟其上。
可以听得到风的声音与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,出口一定就在附近,同时,海岸线一定也在附近,错不了,对于生活在海上的男儿来说,大海的感觉就像母亲一样熟悉。
首先扑面而来的,是剧烈的海风,强烈的日光刺得他一时睁不开眼。接下来,他看到了浩荡的船队,绘有“三足鹰”图案的白旗迎风飘扬,头船船首抱肩而立的,是与他一样有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坚毅身影。
ヒノエ一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“哦呀,原来你们在这里。”
“弁庆先生?”
“弁庆殿下……为什么在这里……”
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的,是预想之外的人物,弁庆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,态度就像在家中一样自然。
ヒノエ大口喘着气,急着抛出问题。离开了封印的影响,出血情况似乎有所缓解,但是呼吸时那种刺痛的感觉愈发清晰。
明明没能成功送出情报,还是即时赶来了,虽然松了口气,但是更多的是疑问。
“为什么老爸会在那里?”
“哦呀,你就不能更依赖我们这些老家伙一些么,ヒノエ,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可不好哦。”
“啰——嗦……”
最后一个音节还未完全吐出,他就失去了知觉。


十.

“我还想多陪爸爸呆一会嘛。”是小女儿撒娇的声音,。
“那个,打扰到ヒノエ休息就不好了吧。”敦盛的小声提议。
“放心吧,我儿子没那么容易死的,”老爸爽朗的大笑。
总觉得……好像能看到大家的脸一样……
门被拉开又关上,轻柔的脚步接近。
“大家都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就够了。”
是他朝思暮想的声音。
“这小子就拜托了,替我好好骂他一顿,居然敢一个人胡来。”
喂喂,老爸,这不是该对伤员说的话吧。
“就算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。”
莲姬,你居然附和老爸?
“我要再抱一下爸爸。”
扑通扑通的脚步声,小女孩温热的肌肤,有湿润的东西滴落在他脸上。
“爸爸要快醒过来哦,樱姬好寂寞。”
人声散去,门再次拉开又关上。
水声,额头有毛巾的触感,凉凉的,很舒服。
ヒノエ缓缓睁开眼,觉得自己睡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
“那家伙又走了么?”
“‘哦呀,被镰仓殿知道熊野窝藏了朝廷重犯就不好了吧’,弁庆先生是这么说的。”
莲姬边为ヒノエ的伤口换干净纱布,边惟妙惟模仿弁庆的语气。
“真是任性的家伙。”
“不是很好么。若不是弁庆先生在……”莲姬哽咽了一下,后面半句“你可能就救不回来了”,实在说不出口。她灵巧地将纱布两端打结,扭头想要掩饰马上就要落下的泪水,整个人却突然被ヒノエ抱在怀里。
“你以为我会察觉不到公主的眼泪么。
他的怀抱给她以真实感,那份温柔却使她越发难以控制想哭的冲动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
ヒノエ在她耳边低语,低头吻上她的眼。
莲姬慌忙挣脱开,连连后退。
“不,不行。”
“我被讨厌了呢。”
“伤,伤口。”
莲姬又后退了一步,后背抵上墙壁。ヒノエ单手撑墙,将她圈在他的怀抱里。
“伤口?”
“用力的话,伤口会裂开的。”
“公主乖乖不要动不就好了?”
……完全无法反驳……
他的吻落下来,温柔地、久久地噙住她的唇。



“所谓‘小别胜新婚’……就是如此吧。”熊野的老头领颇有感慨般地托住下巴。
敦盛偏过头:脸一直红到脖根:“我,我们这样偷看不好吧。”
“爷爷,爸爸和妈妈在做什么?”小女孩仰起头,认真地问。
“恩……这个问题,等樱姬长大就明白了。”
“讨厌~~~那樱姬现在就要长大~~~”
“哈哈,爷爷的小公主长大一定是个美人。”
“哎~美人是什么?好吃么?”
“某种意义上来讲……很好吃哟。”
“湛快大人,教她这些事情,真的没问题么……”

这是建久二年、熊野本宫的某个平和秋日,啊啊,大概是吧。

-全文完-


========我是后记的分割线========

历史方面的参考文献有《平家物语》和《宛如梦幻》,以及大河剧《义经》。

附上熊野结界地形图:

*** COMMENT ***

发表留言

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

Me

樱庭若雪

Author:樱庭若雪
1/2御宅 1/4译者 1/8写手
80后/金发控/幼女控/声控/收藏癖/夜行/博爱/非腐
热血魂>乙女魂

+最近の応援+
☆声優:高橋直純/優希比呂/牧野由依/沢城みゆき/平川大辅
------
☆ゲーム:FF7/FF7 Crisis Core/遙3 With十六夜記愛蔵版/クローバーの国のアリス/Warcraft3 Frozen Throne
------
☆アニメ:Bleach/钢の錬金术师 2009/ドラゴンボール改/神曲奏界ポリフォニカ クリムゾンS/Phantom~Requiem for the Phantom~
------
☆美劇:Heroes/Fringe/Ghost Whisperer

Ōendan
Undone

为了激励自己平坑……近期预计任务。随时增加中||||
  • 译者应征:25%
  • GURPS十五章:15%
  • 游戏剧本:15%
  • 同人文:0%
  • 宗教设定:50%
  • 异能组织设定:50%
  • 仙境传说DS:5%
  • 心灵传说DS:5%
  • 十六夜记:5%
  • 封神演义2:1%
  • 沙漠女王:3%
  • 幽城幻剑录:6%
  • 魍魉之匣:40%
  • 宛如梦幻:20%
  • Diary
    Comments
    Category
    NAOくん
    Calendar

    11 | 2017/12 | 01
    - - - - - 1 2
    3 4 5 6 7 8 9
    10 11 12 13 14 15 16
    17 18 19 20 21 22 23
    24 25 26 27 28 29 30
    31 - - - - - -

    Search

    Archives
    Talk

    Links

    管理者專用

   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

    Music

    Counter

    Logo

    和此人成爲好友